Makebator > 垂直报道 > 高校成果转化怎么走?关键在于这五大系统
高校成果转化怎么走?关键在于这五大系统

文章作者:

分享到:

更新时间:1970-01-01

内容预览:

中国高校技术成果转化困境


一直以来,中国的高校技术成果转化,是中国创新最被诟病的一个痼疾。在欧美等发达国家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率达到 80%,其中商业化率能达到 30%。而在中国,高校的技术成果转化率还不到 10% ,其中转让和许可成功的专利,只占 2.03% ……


除了这些惨不忍睹的数字之外,上过大学的可能都知道,中国的高校,职称评定只以论文数量为首、研究生都称自己的导师为“老板”、学校科研专利申请一大堆放着无人问津、大学老师不允许在外参与商业事务、技术成果转化收入到不了研发者手里几个钱、社会企业通过各种手段骗走大学老师研发的专利技术…… 等等这些,也是中国创新能力缺乏、高校成果转化停滞不前的关键原因。


640.jpeg


而在美国,自上个世纪初,便有非常成功的大学科技成果转化案例。随后,各种学校技术成果转移法案、高校概念证明中心、科技转移办公室、校企合作机构等遍布美国各个大学,几乎每一所大学都有至少一个为技术成果转化服务的专业机构,甚至多的会有四五个不同职能的机构。这些机构的形式,从专利申请审核、商业对接与知识产权保护、启动资金支持、项目研发验证、创业课程指导服务、社会投资基金、高校创业孵化平台等各种各样。


国家高校成果转化政策


面临中国创新供给日趋紧迫的大环境下,中国政府、教育部、科技部等也在这一两年陆续发布各种高校技术成果转化的意见、办法、方案等。2016 年 5 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的通知》;8 月,科技部、教育部联合印发了《加强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的若干意见》;11 月份,教育部又发布了一份《促进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计划》,从中更具体的指出了高校技术成果转化的具体办法。


从国家层面和市场趋势来看,中国的科技成果转化还需要进行一系列的基础建设和改进工作,其中包括了明确成果转化收益分配、建立创新创业孵化平台、建立技术转移专业服务机构、进行学生创新创业教育和竞赛、构建产学研协同创新平台、引入社会资金投资入股、设立政府引导基金、建立科技成果信息系统等等。


政府推动


而参考美国的高校技术成果转化历史,我们会发现政府在其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1980年,美国联邦政府通过了高校著名的“拜耶-多尔法案”和“斯蒂文森-维尔德勒技术转让法案”,从根本上给予高校和政府直属研究机构对技术成果转化处理的特权。其中“斯-维法案”明确规定联邦机构在与企业、大学、地方政府等合作时,必须拿出一部分资金作为技术转移费用。


73683590_1.jpg


2011 年,奥巴马政府在为了进一步促进高校的技术成果转化工作发展,向六所高校的概念证明中心(Proof of Concept Centers)提供了1200万美元的投资资助。2012 年再次向 7 个高校新成立的概念证明中心各拨款 100 万美元作为支持。 2014 年,美国商务部经济发展局又向各高校的概念证明中心提供了 50 万美元。美国总统奥巴马也称,高校的概念证明中心是美国基础设施中极具潜力的要素之一。


高校的本职


对于高校来说,从某种意义上,技术成果转化是高校的本职工作之一。虽然国内很多高校一直以“研究型大学”对与商业相关的工作不屑一顾。但到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高校的职能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纯学术研究了。美国高校从 1920 年,威斯康星大学教书斯汀波克与校友共同成立的威斯康星校友基金会(WARF)开始,便进入了高校技术成果转化的时代。而 WARF 通过斯汀波克的技术专利转化,获得了 1700 多万美元的收益。


1980 年之后,美国其他高校也陆续在原来并不可行的技术成果转化载体——资助项目办公室(SPO)的基础上,成立了各种 OTL(技术许可办公室),其中最早的是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加州伯克利通过技术成果转化,每年能获得 1200 万美元的技术许可收入。后来,加州伯克利还成立了 IAO(产业研究联盟办公室),专门面向企业自主的技术成果转化中心,每年会启动约 200 个项目。2015 年,IAO 一财年的企业资助金额约为 9000 万美元。


2001 年,加州圣地亚哥分校(UCSD)成立了冯·李比希创业中心,02 年,MIT 成立了德什潘德技术中心。在这两者的基础上,考夫曼基金会成员大卫·奥德里茨和克里斯汀·古布朗森在 2008 年提出了概念证明中心(Proof of Concept Centers)的说法。2012年,美国高校的概念证明中心多达 32 个,平均每个约有 5000 多万美元的研究经费,这些费用或是来自政府资金,或是来自技术成果转化收入,或是来自企业的投资资助等。


截止到 2006 年,美国大学已经成立了 800 多家高校孵化器。在 2011 年,斯坦福还成立了 StartX 非营利性质的高校创业孵化器,免费为斯坦福的学生提供几十万美元的创业资源,是目前仍然非常著名的高校非营利性孵化器。


640-2.jpeg


转化平台建设


对于高校技术成果转化来说,只有单一的一方或者两方,是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的。技术成果转化往往是“产学研”的结合,也就是高校、政府、研究机构、企业等多方的配合与协作。而技术成果转化平台,也需要多方的共同建设,来实现技术成果转化的预期效果。


比如美国最早的威斯康星校友基金会(WARF),是由一个知识产权律师进行管理和运营的,其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识和专业性,保证了 WARF 在技术成果转化过程中的利益和成果不受损坏。而斯坦福的 OTL(技术许可办公室),会有来自法律、商业、理工科等的 10 人左右的专业团队来保障。IAO 还会有专门的人对接社会风险投资机构、法务合作伙伴等。冯·李比希创业中心、德什潘德技术中心、StartX 也都会有专业的创业课程提供给准创业者,授课的往往都是创业经验丰富的企业创始人。


系统服务搭建


在高校技术成果转化过程中,还需要各种各样的系统服务来支持大学老师、学生,进行创业或创业合作。比如专业垂直的孵化平台,可以在创业方向、创业过程方面给出准确的建议;或者是技术成果评估委员会,确保老师或学生申请的专利确实是有前沿价值或商业价值的;而技术管理中心,则要完成专利的申请、授权、转移等工作。


企业承接


最后,能够完成技术成果的高效率转化,企业是最后一关。对科研人员和知识产权的尊重、对已承诺契约的忠实履行、对技术成果的正确价值判断,以及对技术成果的合理利用等,都是目前国内很多企业缺乏的。而这,也直接导致了高校创新成果转化暂停或夭折。

高校成果转化怎么走?关键在于这五大系统